陳偉強:

 

一直以來對音樂一直抱持著敬畏的心態,覺得音樂是一個離我很遠的東西。二分音符、四分音符、大調、拍子等等的概念遙不可及。上了大學跟了風參加了吉他社,跟著大家一起努力刷和弦。

練了無敵四和弦、C指型等等的概念,也看了網路上豐富的教學,但總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。吉他的路上也總是走走停停的,沒有方向。很常問自己,這就是音樂跟我的距離嗎?!

 

出社會工作之餘,想在找一些事情來做才又重回吉他這條路。認識民官老師是在ptt上看到的,那時候被老師的教學理念所吸引所以決定再試試看一次。隨著每一次的上課,逐漸被老師的教學給震撼到。原來我不是沒有能力去感受音樂或是享受音樂。過往,都是用“眼睛”來感受音樂而非我的“耳朵”。

 

在民官老師的引導下,逐漸開始用“耳朵”去聆聽每一首喜歡的歌曲。一首歌是如何進行的、有幾種樂器在進行、這些樂器聲又是如何“疊加”再一起才完整了整首歌的所想表達的。除了耳朵,民官老師也很強調身體的“律動”。在聽音樂時,用身體去感受那拍子、感受那旋律,或是用身體去模仿那聲音。

 

身體就是我門最好的樂器。

 

與其說是來跟民官老師學吉他,其實一路下來,我學到的是“音樂”本身。

 

其實,我也不是那麼沒有“節奏感”,我也不是那麼“音癡”,我也不是那麼”木耳“!音樂與我的距離,似乎也沒那麼遙不可及。

 

除了音樂以外,民官老師也像是朋友一樣,會跟我們分享一些近況,想法,開玩笑等等。

 

當然,有時候某些禮拜疏忽了,老師也不免會有一些嚴厲的關懷,這都代表了老師對於這項事情的重視。很幸運工作後還能遇到願意這樣教學的老師。

Yuu Soundojo
有耳聲場